邻居的爱   出处:www.777q.me    点击:加载中

我太太钰慧生产女儿的时候,我岳母担心我们俩小夫妻没有经验,便要钰慧回台南娘家作月子。因为我和钰慧都在做保险,她不在只是我要同时联系俩人的客户,倒也没什麽要紧,所以我就一个人留在台北,假日再到台南去看她。
钰慧不在的第一个周末,我早上还有一些事情处理,打算傍晚过後再搭飞机去台南。中午的时候我办完事刚回到家,隔壁的姚太太跑来找我。
「黄先生,你下午有空吗?一起打麻将要不要?」
我们几个邻居常在一起打麻将,我想反正晚一点才要走,打几圈也好。
「好啊!在哪儿打?」
「到张太太那里,她先生下午要出差,家里头没人。」
「可以!等我一下,我就来。」我说。
我进门换了一身比较休闲的衣服,来到张家。这时候张先生正要出门,我跟他打招呼:「张先生,周末还工作啊?」
「是啊!要到高雄去,你自便,不招呼了!」
我进到屋里面,除了张太太和姚太太,还有住顶楼的谢太太。我们都是老牌友了,也不客气,坐下来就开打了。我们打得还相当卫生,二百五十的,输蠃都不大。
一开始打完风,我坐东,张太太在我下家,谢太太坐我对家,她们两人都大概廿七八岁年纪。
张太太刚结完婚不到一年,长得白白细细,娇柔可爱,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直垂到圆翘的臀部,今天穿着黑色无袖的短衫和牛仔短裤,可以看到小巧的肚脐眼儿,和白皙的大腿。
谢太太则比较高 ,又丰满,一副健康宝宝的模样,丰厚鲜红的嘴唇整天都带着浅浅的笑容,听说在外商公司当老板秘书,今天穿着白色宽宽的T恤,原先过肩的秀发挽在脑後,粉嫩的脖子都露在外面。
我上家自然就是姚太太,她大概年龄和我接近,约三十出头岁,安静贤淑的家庭主妇,但是一双媚眼很迷人,她老公因为工作的关系,这几个月都在大陆。
我们大楼里几家常在一起打牌,都很熟悉了,也就随便点,大家吵吵闹闹的。
打着打着,其中有一把我听二五饼,牌一摸上手,我就知道是二饼,我故意作大动作甩开右手,然後拍牌叫着说:「二饼!自摸!」
因为动作实在太大了,张太太赶紧捂着前胸,笑骂着说:「讨厌鬼!二饼为什麽往我胸口这儿摸?」
其他两人也都笑了,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说:「自摸东风,各家两台!」
我因为张太太的捉狭忽然注意到,她是个左撇子,所以一举手洗牌摸牌,宽松的腋下袖口便露出浅蓝色的半罩内衣,那肥嫩的胸肉也隐约可见。只要她一伸手,靠我的这一侧便可以看见她前胸恍如半裸一般,看得我鸡巴不免蠢蠢欲动,因此我看着她穿帮的时间要比我看牌多了。
忽然她举高左手,这下我更瞧得亲切,那薄薄的网状罩杯,包裹着饱满的乳房,小乳头蒙蒙胧胧却看不仔细。她将牌一翻,原来她也自摸了。
「门清一摸三,白皮,四台!」
谢太太赌气的翘起红红的嘴唇,笑着埋怨了:「活见鬼,两家都自摸!」
她站起来将我面前的牌揽走,用力的洗起牌来,就在她弯腰搓动双手的时後,我从她的领口看到她又白又嫩又丰润的半截乳房,被她淡粉红色的胸罩托得突起,随着洗牌的动作,那软肉阵阵波动起来,我终於受不了了,鸡巴一下子涨得发硬。
突如其来的几个香艳镜头,让我心神不宁。谢太太的胸前春光一闪即逝,但是张太太这边一直有机会让我看到走光的美乳。於是我不再专心牌局,频频放枪,北风北打完,我输了将近三千块钱。
愿赌自然服输,更何况偷窥了别人老婆的奶子。我们正准备重新搬风的时候,谢太太说她饿了,其实我中午也没有吃。
「真不好意思,蠃了黄先生的钱,我去买一些点心我们吃一下再继续打好了!」谢太太说。
「好啊!」张太太说:「我还有一些汤,我再热一下可以一块吃。」
於是谢太太和姚太太出去买点心,张太太到厨房热汤,我因为输钱就没分配到工作。等她们都出去了,我走到厨房,想问张太太有什麽可以帮忙,刚好张太太匆匆走出来,俩人撞了满怀。哇!好温柔的身体啊!
「哎呀 !哼 !你又吃豆腐!」张太太笑着骂。
「好啊,奶老说我吃豆腐,我就真的吃一吃 !」我开完笑的说着,而且抓动十指,作出色狼的表情。
张太太双手叉腰,酥胸一挺,娇嗔着说:「你敢!」
我节节逼进,离她脸庞越来越贴近:「奶说呢?」
她有点慌张,可是仍嘴硬的「哼!」了一声,也没退缩。
我索性吻上她的唇,她呆住了。我抬起头,看她不知所措的样子,觉得好笑,又重新往她嘴吻去,在她唇上嗟着,而且舌头慢慢侵入她的小嘴。
她就呆呆的站在那里任我吻着,而且双手依然叉腰,我一把将她搂过,双手抚弄着她迷人的长发,延腰而下,秀发的尽头便是她高翘小巧的圆臀,我隔着小牛仔短裤轻轻的摸着,她的鼻子发出「唔唔」的声音。
她突然挣脱我,红着脸说:「不要!」
我用力的将她搂回来,吻她的粉颊,轻咬她的耳垂,她依然说着:「不要 」
我将舌尖伸入她的耳朵之中,她「啊!」了一声,全身发颤,我左手揽着她的腰枝,右手摸上了她的胸脯,在乳房上温柔的按着。这乳房挑逗了我输了几千元,我非讨回来不可。
「啊 别 别这样 我丈夫会回来 啊 她们 会回来 」
她开始胡言乱语,我不理她,继续吻她的脖子和肩膀,并且将手伸入她的短衫之中,贴肉的爱抚她的双乳。我扯起她的内衣拉开到乳房之上,手指找到了乳头,她的乳头好像只有豆子那麽大,我用姆指和食指拈弄着,她就捉着我的手,「啊 啊 」的轻呼起来。
张太太的乳房饱满温润,手感十足,我乾脆将她的短衫拉起,张嘴含住她的乳头,陶醉的吸吮起来。她看起来像要晕了,急速的喘着大气,双手逐渐抱住我的头,只是嘴上依然说着:「不要 不要嘛 」
我停下来,端详她美丽的脸庞,她也张开已经迷朦的大眼睛看我,我们又吻在一起,而且我的手在解开她的裤头。她象徵性的挣扎着,不一会儿钮扣和拉炼都被我拉开了。可是这时候传来「滋 」的声音,张太太惊叫一声:「我的汤!」
那汤滚沸出来了,她赶紧回身去关瓦斯,我跟在她身後,等她将汤放好,我适时的从背後搂抱住她,并且将她的上衣、胸罩和短裤都除掉。
她的内裤和胸罩一样都是淡蓝色的,而且也是薄薄的网状,小小的裤子将她白白的臀部绷得紧紧的,我一边用手在她腰臀游动着,一边掏出了我的鸡巴,它早已硬得发痛。
我拉着张太太的手到後面来握我的鸡巴,她不好意思的拿在手里,讶异的说:「哎呀!好硬啊!」
「你先生没这麽硬吗?」我问她,她害羞的摇摇头。
我让她伏在流理台上,她那一头秀发便散落在光滑细致的背上,我一面欣赏着她美丽的背,一面将她的内裤脱下来,她已经不再挣扎,任由我胡作非为。
我蹲下来,看到她嫣红乾净的小穴,我忍不住用嘴去吃她,她非常受用的眯眼长呼起来,又突然噗吃的笑了一声。
我奇怪她在笑什麽,她说原来在我们来她家前,她老公也正是这样在吃她。这骚娘子,我用舌头狠狠的伸进她的穴中,她忍不住一阵抽 ,浪水马上流了一堆。
我站起身来,挺起我坚硬的鸡巴,从背後顶着她的穴口,龟头在她阴唇上磨动着,她难奈的摆动屁股,我轻轻一挺,将龟头塞了进去。
「叮咚 」突然门铃响起,谢太太她们回来了。
可是我才刚插进去一小截,哪里愿意停下来,我向张太太说:「别管它!」
说着我继续向前推进,张太太显得非常舒服的仰起头,仍然说:「不行啊 」
我终於插到底了,立刻抢时间狠插猛抽起来。
「叮咚 」门铃不奈烦的又响起。
我依然努力的插着张太太的美穴,她紧张的「啊 啊 」叫个不停。
「叮咚 」
「哦 」
实在太刺激了,我终於不济的喷射出来,当然我很久没和老婆作过爱了也有关系。张太太着急的说:「老天!你射在我里面 」
她有一点生气,我抱歉的说:「对不起,我忍不住,奶太美了!」
她笑骂着:「少贫嘴了!」
「叮咚 」
我们赶忙整理好身体和衣服,张太太去开门,我假装刚从厕所出来,我听到谢太太她们在埋怨的声音。
她们买回来一些卤味,我们就匆匆的吃过卤味和喝汤,马上又上桌厮杀了。我刚刚大欲得偿,心神稳定,这一圈便将输的钱蠃回了七八成。
到了四点多钟,谢太太和姚太太要回去准备家里头的晚餐,我们便散了局。我留下来帮张太太收拾麻将牌和刚才的餐具,我拉着她柔柔的手掌,问:「亲爱的,我还不晓得奶叫什麽名字?」
「谁是你亲爱的?」她嘟着嘴:「我叫榆榆!你呢?」
「阿宾!」我说。我突然抱起她,将她抱进她的卧房,放在床上。
「真对不起,刚刚我只顾到自己舒服,让我在补偿奶一下。」
「我才不要呢 」
她假意挣扎着,我三两下就将她拨个精光,我们方才都亲热过了,我便不再调情,也将自己脱光,伏在她身上,她的小穴还湿着,我轻易的就一插到底。
榆榆的穴儿很紧,大鸡巴在阴道里抽插的时候非常舒服。她的皮肤又嫩又细,摸起来很有味道。
「啊 嗯 舒服 」她开始淫浪的叫起来,我努力的耕耘着。
「啊 啊 唉呦 哦 好哥哥 」
「不可以叫哥哥,」我说:「要叫老公 」
「啊 好老公 啊 真好 你 和刚才不一样 啊 好好 啊 我来了 我 完蛋了 」
她将双腿高高的缠着我的腰,挺起屁股不停的迎凑,随着一高声大叫,我知道她泄了,而我也差不多,我努力的再插了大概五六十下,浓浓的精液又再度喷进她的穴儿眼深处。
她这次不再埋怨我射在她里面,我们疲倦的相拥而睡。我实在太爽了,能插到这麽年轻,又美又浪的邻居。
等到我们醒来,我已经误了飞机,只好打电话跟老婆说了个谎,告诉她明天搭一早的飞机去。
那天夜里,我便权充了榆榆一晚的老公,当然,也尽了多次老公的义务。第二天一早,还在她家客厅干了两回,我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张家,去机场搭机。
二、媛琳
和榆榆要好过的一个礼拜里面,我们又偷偷的幽会了两次。
到了星期五,这天我有事必须要到高雄见客户,早上大约七点半,我正要出门,刚好在电梯里遇到谢太太,她提着俩个手提袋看样子也是要上班。
「早啊!谢太太!」我问候她:「奶怎麽带着这麽多东西?」
「我要去高雄啦,公司在高雄办厂商Seminar!」她笑着说。
「真巧,我也要去高雄,」我说:「奶去机场吗?」
「是啊!你也是吧?我可以搭你的便车吗?那我就不用再叫计程车了。」
我当然OK,於是我帮她提着提袋,一起到地下停车场上了我的车,然後到松山机场去了。因为俩人都事先没有预约,到机场後刚好有班机正在准备,我们就办妥了手续上飞机,我和她刚好被排到靠机尾的两人位,我们一边闲聊着。不一会儿飞机就起飞了。
旅程中我们谈着各自公司的业务和趣事,我相信张太太绝对是她老板的好助手,她十分会应对,和她谈话是很愉快的经验。我们说着说着,不免又谈到牌桌上的事,我也想起了上个礼拜,曾看到她胸脯走光的事,於是我留心了她的穿着打扮。
张太太今天穿着很正式的上班套装,短外套和短裙都是鹅黄色的,白色的丝质圆荷叶领衬衫,自然的贴在丰满的乳房上,我相信她那内衣也是白色的。短裙下露出雪白的大腿,隔着丝袜,可以看得见腿的皮肤应该是非常光滑细致的。
她的头发还是挽到脑後,梳得相当整齐,显示上班女性的典雅。她瓜子脸蛋儿,丰润的嘴纯涂着粉红色的唇彩,唇线划的很明朗,牙齿洁白乾净,所以笑起来的样子实在动人,而且她又很喜欢笑,我不禁看得傻了。
「黄先生,」她说话了:「奶怎麽这样看人 」
「对不起!」我保持着礼貌:「奶真漂亮!」
「真的吗?」她又笑了:「是我漂亮,还是阿榆漂亮?」
我一下子突然糊涂了,才醒起她说的是张太太榆榆。
「奶问的好奇怪 」我讪讪的说:「奶 奶们都很漂亮!」
「哦 是吗?」她又神秘的笑着:「那麽,我问你 上个礼拜,我们不在的时候,你们 在作什麽?」
我更窘了,一时间答不出话来,涨红了脸。
「好啊 你们真的 」她斜着眼角看我,那样子怃媚极了。
「我 我 」
突然被问起亏心事,我实在不晓得要说什麽,只是失措的看着她。因为俩个人的座位是那麽近,所以我可以清楚的闻到她身上传来的香味,我又呆呆的盯着她看。
「你又这样看我了 」她嘟起嘴来,装作生气的样子。
我真的把持不住了,就往她唇上凑过去,吻到了她。
她「唔!」的一声惊讶,惹得後舱的空姐回头来看,我们都不好意思起来,空姐大概认为我们是一对情侣,笑了一笑也没说什麽,又自去作她的事。
「你好坏哦 」她轻声骂我。
我见她不像真的生气,便大胆的伸手捉住她手掌,说:「老实说,奶比榆榆漂亮多了,我说的是真的!」
她想要挣缩手回去,可是我抓的很紧,她见缩不回手,红着脸说:「你别这样 放开我 」
「好 」我靠近她说:「可是我要再吻奶一次!」
我也不管她同不同意,马上又吻住了她的红唇。我知道她担心别人注意,不敢太过於抗拒,因此我放肆的舔着她的唇,又将舌头伸进她的嘴里。起先她闭紧牙齿,我设法了几次之後,她终於让我进去,并且她也用舌头和我交缠着。
再後来,我们就紧紧的拥抱在一起,一次又一次的吻着,她的唇彩都叫我吃掉了。我更大起胆子,偷偷的伸手在她衬衫外揉起她的乳房。
我说过了,她的身材健美,乳房尤其丰满,握起来真是舒服。
可是她马上制止我,说:「别这样!黄先生 别弄皱我的衣服。」
我知道她等会儿还要叁加公司的活动,衣服乱了不好,便不再摸她的胸,但是我倒又摸起她的腿来了。我沿着大腿内侧往上摸,发现她的腿在不停的颤抖,我终於摸到了那满涨的顶端,用手指轻轻的按动,那个敏感的地方传来她温暖的体温,而且有一点点湿润。
我当然会兴奋起来,鸡巴已经发涨,但是在飞机上众目睽睽也不能作什麽,这时广播提醒旅客要降落了,於是我们只好停止接吻,我握着她的手,她将头靠在我肩上,真的像一对情人一样。
她告诉我她叫媛琳,公司里叫她Sophia,我也告诉她我的名字。
出了小港机场,我们一起搭计程车,我先送她去她们公司在霖园饭店的会场,我再到我客户的Office去。 我们约了中午等俩人的事情都办完了,在靠近霖园的一家日本料理店一起吃午餐。
到了中午,我在那店的门口等媛琳,等到了快到一点的时候,才看见她匆匆赶来。她抱歉的说:「对不起!被我老板缠住了,差一点不能来。」
我谅解的笑一笑,因为餐厅是公共场所,不知道会不会遇上什麽人,我们不敢就这样牵手进去,直到上了二楼的日式包厢并肩坐下来,我才去握她的手。
我们随便点了几样菜,由於时间晚了点,已经没什麽客人了,厢房显得很安静。餐食陆续的送上来,因为是独立了房间,除了上菜前女侍会敲过门再进来之外,就是我们俩人的世界了。
我们一边吃着菜,一边亲嘴,我还用嘴喂媛琳吃清酒,香艳极了。喝了酒,俩人都变得大胆,我脱下她的外套丢在塌塌米上,并且解开她衬衫的上几个扣子,她也不推辞,我就将她搂进怀里,伸手过肩,滑进到里面去揉着她的乳房。而且这样的角度,我很容意就找到她的乳头,我用手掌心缓缓的磨着,她就「嗯 嗯 」的闭起眼睛享受着。
突然两声敲门声,纸门被推开,小姐送最後一道菜进来了。我们狼狈的坐正身子,小姐看到我们的样子也害羞的涨红脸,连声说对不起,我就吩咐小姐等到要结帐会再叫她,不用再进来服务了。
小姐走後,媛琳埋怨我,那骚媚的样子使我我又搂住她,乾脆将她上衣的扣子全部解开,然後拉起胸罩,哇!活色生香的丰满肉球就显露在我眼前,那满涨的圆弧,白嫩的肤质,她的乳头虽然不像榆榆那麽小巧可爱,却是娇嫩的粉红色,我马上张嘴含住,并且用舌头逗弄起来。
媛琳又闭上眼睛,一副受用的样子,我又吸又揉的,过瘾极了。
我偷偷的解开自己的裤头,褪下裤子,让发硬的鸡巴解放出来,然後在拉她的手去握住它。媛琳好像没想到会突然手上多出一跟鸡巴出来,好奇的睁开眼睛,我让她慢慢的套着我,但是她一直推开我埋在她胸前的头,似乎想要看我鸡巴的样子,我索性站到塌塌米上,让她看个仔细。
她温柔的轻抚着龟头、鸡巴杆子和阴囊,然後将龟头移到她脸颊上磨擦着,天哪!一个妩媚的都会美女对你作这样的事,你受得了吗?然而更妙的是,她将龟头含进她鲜红的嘴唇里去了。
我马上感觉到她嘴里的温暖,她的香舌在我马眼上挑动着,握住鸡巴的手掌也在缓缓的套动,然後微仰着脸,用骚媚的眼神看我。
我哪里还能忍住,马上将她推倒在塌塌米上,猴急的脱着她每一件衣服,仓促之间,还扯坏了她的裤袜。
我说媛琳是个标准的都会女子一点也没错,她连内裤都是新潮得的白色高腰三角裤,我将她最後的防线都剥除了之後,呈现在我眼前的是白羊一样的美丽胴体,丰满的双峰,恰当的腰身,肉感的臀部,小腹坚实,还有她的阴毛稀稀疏疏的只有一小撮,真是可爱动人。
我想分开她的双腿,可是她不肯,我哪里由得她,双手用力一分,粉红色的穴儿就全被我看见了。我低头舐了起来,她就全面崩溃了,鼻音哼个不停,而且浪水直流。可是我们没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调情,我舔了一会,站起来将我的衣服全部脱掉,准备要跨马上鞍。
我让她仰躺着,就用一般男上女下的姿势,我将龟头顶住穴儿口,藉着淫水磨动一下子,她着急的挺着屁股迎凑,我不愿意她失望,腰身往下一压,她满足的「哦!」了一声,鸡巴已经全根没尽。
我才刚开始抽没几十下,她皮包中的行动电话忽然「嘟嘟」的响了起来,她伸手取过来接听,我只好先停下等她。
「喂 哦 老公 」
原来是谢先生,这可好了,我正在 她美丽的太太。
「公司的活动好了 我正在吃饭啦 吃完就回去 傍晚前嘛 」
我故意又抽插起来,媛琳脸上露出舒坦的表情和淫浪的笑意,但是她的说话还是要保持正常,我更用力的干着。
「没有啦 不是啦 我说在吃午餐嘛 和谁? 和 和楼上的黄先生嘛 我刚好在高雄碰到他 」
我的天哪!她将我扯下水。
「是啊 是啊 好啦 不然我叫他跟你通电话 」
说着媛琳把行动电话递给我,我只好接过来,这浪蹄子竟然将烫手山芋丢给我。
「啊 谢先生吗?我阿宾啦!」我说。
媛琳这时恶作剧的反将我翻倒下来,然後跨坐到我鸡巴上,摇动屁股,凶猛的干起我来了。
「是 是 我正好遇到谢太太 哦 不 我不跟她一起回去 我太太刚生产 对 在台南嘛 我晚上要去台南 对 」
这次换我要咬牙保持语调的正常了。媛琳似乎是非常容易悸动的样子,浪水又特别多,我才说几句话之间,她已经将我的下腹弄的汤水淋漓。
「是 谢谢 我会跟她说 是 谢谢 」
谢先生在问候我太太,我的确要跟他道谢,我不是正在干着他老婆吗?
「好的 好的 要再请谢太太听吗? 」
媛琳吓得直向我摇手。
「哦 好 好 再见 」
我收了线,将行动电话一丢,马上又翻身将媛琳压下,毫不怜惜的狠插猛干起来。媛琳不敢叫出声来,可怜的轻轻「嗯 嗯 」着,过了一会儿,她浑身抽 ,我知道她高潮了。
我这才将她抱起来,变成面对面坐着的姿势,她将头无力的靠在我肩上,我抚着她的背,鸡巴还插在她穴里。
这样的姿势很亲蜜,也很方便讲话。我问她:「奶老公常这样查勤啊?」
她说:「是啊!老婆太漂亮了,怕遇上像你这样的色狼啊!」
「那我回去岂不糟糕!」
「也没有啦!」媛琳说:「其实他担心的是我的老板!」
我想起媛琳刚刚说被老板缠住的事。我问她和她老板有没有发生什麽事,结果她笑笑不肯回答,我的兴趣就来了。
我捧着她的屁股,将鸡巴抽动起来,逼问她说给我听。
媛琳终於受不了了,她告诉我,到这家公司上班的第三天,就被她老板上了。我说嘛,面对这麽漂亮的大美人,男人哪里不会动坏脑筋的。
媛琳喘着气告诉我她和她老板作爱的细节,她说她老板其实长得高又帅,要不然她也不会那麽快上勾,而且她老板也不愿意和公司的职员发生办公室恋情,但是大概是她太美丽了。不过她也说,她公司往来接洽的厂商,如果派来的是年轻女性,他倒是一个都不放过。
我越听越兴奋,鸡巴每次都深深的插进顶到媛琳的深处,媛琳又说:「我老板的鸡巴 好长 好长的 都插的我 啊 插到心口上去 」
我正干着的女人在称赞别的男人的鸡巴,我哪里肯认输,马上又将她放倒,再次疯狂驰逞起来,媛琳的浪水将人家的塌塌米弄湿了一大片。
「啊 阿宾 你也好强 我 好舒服 好美啊 天哪 我又 又来了 不行了 啊 我 完了 」
她又泄了,浪水几乎是喷着出来,我觉得龟头发涨,知道也要完蛋了,赶紧抵紧她的花心,也射出来了。
我们休息了一下,才结帐离开餐厅,那服务小姐一直用奇怪的笑容看着我们。
我送她到机场去搭机,并且陪她在候机室里等待上机,我们一直像情侣一样的拥抱着,直到飞机起飞後,我才又搭车到火车站,准备去台南。
三、欣怡
钰慧不在的这两个月,我快乐极了。
榆榆和媛琳让我左右逢源,那偷偷摸摸的快感,天天都刺激得我情欲亢奋。特别是媛琳,她骚劲十足,但是偏偏谢先生又是大醋桶,光要防他我们就要特别当心,每一次我要和媛琳作爱,都得出奇制胜。
有一回半夜,我们还躲到大楼的天台上去,将门反锁後在空荡荡的楼顶激烈缠绵,媛琳的浪声远远的飘荡在天空中 实在让我回味无穷。
因为当夜我们在阳台是摸着黑办事,我担心是不是留下不妥的痕迹,所以天一亮,我就上到天台再查看一次比较保险。
一上到天台,就看到有人在那里,原来是姚太太。
其实我和姚太太本来就比较熟悉,除了牌桌上她是比较固定的牌有之外,我们又住同一层楼。我跟她打了个招呼,若无其事的走到夜里我和媛琳颠鸾倒凤的地方,还好,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。
「黄先生,你早啊!」姚太太回应我的招呼:「这麽难得早上来运动啊!」
我尴尬的笑了笑。姚太太正在摇一只呼啦圈,我看她摇得挺不错的,却同时也把她的身材纤毫毕露的摇出来。
姚太太平时穿着普通,我从没特别注意,今晨她只是简单的运动薄衣短裤,我才发现她的身材也不错。
起先我站在她後面,就看到她丰腴的臀部随着腰枝不停的摇动,那真的太惹人暇思了。而且松松薄薄的短裤将内裤的痕迹显露无遗,实在比没有穿更诱人,我就这样一直看着,有时候反正天台没其他人,就故意蹲在她後面以便看得更仔细一点。
她的腰不像榆榆那麽纤细,却也不会比媛琳有太多肉,属於稍为丰满的类型。
後来我又走到她前侧,假意眺望街景,却偷偷回眼看看她的胸脯,哦哦,她的乳房也正随着摇动呼啦圈的动作而晃动不停,而她的贴身薄衫使得那两颗肉球更形突出,我在也不肯离开,就这样一直偷看她的乳房摆动。
她摇了好久,终於停下来了,她向我走来,我赶紧假装四处顾盼。
「早上到天台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很不错,是吗?」她说。
我连忙赞同,她就同我倚在栏墙上聊起来了。谈着谈着,她说她老公後天就要从大陆回来放假,脸上掩不住丝丝喜色。我问她有没有孩子,因为我从没看过,她摇摇头,说想等老公工作调回台湾再打算。
话在谈,我的眼睛当然也在看,现在我们靠得这麽近,我甚至可以看的到她肉球在衣服上撑起的两点。姚太太倒没发现到我眼睛的侵犯。
後来我们打算下楼,但是底下一层楼才有电梯,我们一前一後的下楼梯,就在快走完阶梯的时候,谢太太不知怎麽突然失去重心,「啊呀」一声,就要翻倒。我连忙想将她拉住,她还是跌了下去,我们俩倒成一团,但是我终於抱住她,而且就抱在软软的两团胸肉上。
我赶紧起身,正要拉她起来,她露出痛苦的表情,原来她扭伤了左脚脚踝。我只好搀扶着她,按了电梯钮,搭回到我们的楼层,再扶她进到她家中,她只能跳着走,一路上我软玉温香抱满怀,她正痛得紧,也不知道我在揩油。
进到她客厅,我让她坐到沙发上,我不敢肯定扭伤的话应该是要冰敷还是热敷,我想她这麽痛,应该是冰敷比较能镇静吧?!我就在她的冰箱里找出一些冰块,再从浴室里找到毛巾包起来,然後回到沙发上,将她的左脚搁到我的腿上,然後轻轻的将冰块去敷在她脚上。
我不晓得我做得对不对,可是看她好像减缓了很多痛苦,表情轻松多了。
「真谢谢你,黄先生!」她说。
「叫我阿宾,」我说:「奶呢?不知道奶叫什麽名字?」
「我叫欣怡。」
「欣怡,」我说:「等一会儿我们还是去看医生比较妥当,不过诊所恐怕没这麽早开,我去买一些早餐,吃完我再陪奶去。」
「可是你还要上班。」
「没关系!我这种班奶也知道,很弹性的。」
说完我便下楼去买了简单的早点回来,和她在客厅一起吃,我发现,现在反而是欣怡一直在偷看我。
我陪她聊着天,再送她到诊所看医生和推拿,等到一切OK陪她回来已经十一点多了。我又到外面买了两个餐盒回来当午餐,我们一边看电视,一边吃着。
「阿宾,」欣怡突然说:「你真好。」
我有点受宠若惊,说:「哪里,大家那麽熟。对了,奶也折腾了半天了,要不要回房去休息一下?」
她摇摇头,并且要我陪她看电视,反正我今天不想上班了,就陪她吧!看着看着,她却好像睡着了,整个人慢慢倚到我怀里。我理直气壮的乾脆搂住她,像哄小孩入睡一样的轻拍着她的肩膀,她将头靠在我肩上,双手攀住我的腰,我知道她并不是真的在睡。
我轻抚着她的脸颊,有点热热烫烫的,我又将手指在她嘴唇上划着,她的嘴唇形状普通,但是下唇丰厚有弹性,她将它们轻轻翘起,接受我的爱抚,然後又用牙齿轻咬着我的指尖。
这一切,欣怡都还是闭着双眼,我抽回手指,凑上我的嘴,欣怡一点也不讶异的,马上和我热吻起来。我们本来就互相抱着,这回更分不开了,我们四只手在彼此身上摩动,好不容易才分开嘴唇,停下来喘气。
既然俩人有心有意,我就不再客气了,我开始去摸她的乳房,她从今晨到现在就是穿着那身运动装,细细的布料让我在乳房上摸起来更柔软,从手上的感觉我知道,她的内衣罩杯就只有薄薄一层。
欣怡也熟练的找到我发硬的鸡巴,隔着裤子抚摸着。我告诉她我想要脱掉她的上衣,她害羞的点点头,我就帮她脱下来,她用一手揽在胸前想要遮住美丽的景观,却反而将乳房托挤的更突出。我暂时不理她,也将我的上衣脱掉,然後伸手到她背後解开她的胸罩背扣。
胸罩脱掉之後,她只是轻微的抵抗就让我用手满握她的乳房,我则继续和她亲吻,她的舌头很柔软很灵活,我们一次又一次的吸吮彼此的舌头。我的手指则在她乳头上捏着、拉着、揉着,她也开始解开我的拉炼,伸手到我裤里去握着鸡巴。
我乾脆将长裤内裤都脱掉,於是我光溜溜了。当然我也要脱掉她的短裤,我小心翼翼的,怕碰着她的痛处,然後再脱下她那条小小的粉红色内裤,我看到她裤底那湿润的痕迹。
我告诉欣怡我想舔她,她闭起双眼不回答我,我知道她是欢迎的。於是我蹲下来,将她的大腿扛在我肩上,她的嫩穴全开放在我眼前。
欣怡不像榆榆和媛琳有着漂亮的粉红色阴唇,她是淡淡的肉色,而且阴毛又浓又密,刚刚她还穿着三角裤的时候就有一些跑在内裤外面。
我摸到她的阴户很湿,但又和媛琳那种水份充沛的感觉不同,她是又稠又滑,摸起来黏黏腻腻的。我找到她的阴蒂,用指尖轻按着,她马上紧张的起了鸡皮胳瘩。
「哦 嗯 嗯 」
我开始用舌头去吃她,我还是先点在她的阴蒂上,让她难耐的摆动臀部。然後沿着阴唇而下,在那两片肉上吮着,偶而舌尖深入她的阴道,让她发出高昂的浪声。
「啊 啊 宾 轻点 不 重一点 啊 好 好美啊 」
她的淫水又开始分泌出来,我将它们全部舔走,不停的攻击她要命的那一点。
「唉哟 好舒服 啊 哥哥 啊 要来了 要来了 啊 啊 我的哥 啊 我 糟糕了 嗯 嗯 」
她高潮了一次,我爬起身来,让她在沙发上躺正,我小心的睡到她身上。她满足的抱紧我,说:「你真好。」
我笑着说:「我可还没开始呢!」
我让她把受伤的脚搁到茶几上,另一脚勾住我的腰,我很方便就占领了她。
她的穴儿很柔软,将我的鸡巴磨擦的很舒服,我告诉她我的感觉,她说:「你也好棒 插的 我好深 好深哪 啊 嗯 」
她不停的哼着,几个太太中,应该属她最会叫了。
「哎呀 哎呀 」她咬着我的肩膀:「好舒服 好哥哥 啊 我要你 要你天天 我 啊 我好美啊 」
我报复的咬着欣怡的耳朵,往她的耳根吹气,她全身因此抖得厉害,而且高声的叫起来。我得理不饶人,又手从她背後贴着沙发伸到她的臀上,紧按着她的屁股,让鸡巴干得更着力。
「啊 啊 我又要死了 亲哥 我的亲亲 啊 又来了 」她声音突然放高:「啊! 啊! 」
底下阴户一阵痉栾,我知到她又高潮了。我还不放过她,按住屁股的手向她肛门摸去,那肛门口早被浪水浸得湿透,我在门口轻轻的玩弄着,就让她又「哦 哦 」的浪叫。
我突然中指一伸,挤进一截在肛门里面,她叫的更快乐了。
「哦 啊 这 这是什麽 感觉 哦 好 好 怎麽这麽 舒服 啊 啊 」
我前後夹攻,她更把个屁股抛动的像波浪一样。
「啊 你 哥呀 你 干死我好了 我 不想活了 啊 啊 再深 深一点 啊 」
欣怡被我 昏了头,已经开始胡言乱语起来,我运棍如飞,她又泄了。
「天哪 我 又丢了 啊 啊 好美 啊 啊 怎麽 哦 哦 还在丢 啊 泄死我了 嗯 嗯 」
原来是一次连续性的高潮,她的阴道不停的颤抖收缩,让我也忍不住了。我感觉腰眼阵阵发麻,龟头开始更胀大,终於马眼一开,阳精喷洒而出。
我们就都一起瘫在沙发上不肯起来,欣怡不停的告诉我她有多舒服,我想除了她已经好几个月未曾作爱之外,她和老公的性生活大概也不很美好。
後来,我将她抱起来,走进主卧房的浴室帮她洗澡。医生有吩咐今天上药包扎的地方不能湿水,我仔细的替她抹搽每一 肌肤,她和我都享受极了,一时间小小的浴室里面充满 妮春光。
那天晚上我要带她到西餐厅去吃饭,她细心的打扮了一番,换了连身长裙,我再看见她的时後,她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我才知道,原来她妆扮以後竟然这麽美。
我们开车去到餐厅,我们一边吃一边谈笑,我发现能够和这样的美人吃饭,同时满足嘴巴和眼睛,是难得的经验。而我也才相信,传说中的主妇、贵妇、荡妇集於一身的女人,是确实存在的。
餐後我带欣怡到Pub去喝酒,她说她从没到过这种地方,我和她坐在角落边的小单桌,我为她点了一杯Bellini,她新奇的看着Pub里的往来人等,告诉我她大概老了。我说没这样的事,我认为她是今晚这里最美的女人。
我只是带她来尝尝新鲜,并不打算久留。离开前我去上厕所,回来的时候我远远就看到一个大约只有20岁的瘦高年轻人正在和欣怡搭讪,因为太远了,我听不到她们在说什麽,我看见欣怡一直摇头,後来那人就走了。可是马上又一个也年轻,但有点胖的男子又靠过去了,我故意不上前,恰好刚刚那瘦高年轻人和朋有走过我身边,我听见他们在谈着欣怡,在说她上了床一定很美妙。
後来那胖子也走开了,却又来了一个大胡子老外,我赶快上前打发他走,牵着欣怡离开Pub。回家路上,我告诉欣怡我听到的话,我说:「将来你老公不在,我又没空的话,奶到这儿来倒是不错!」
她笑着捶我,但是眼里闪着奇怪的光芒。
那晚她在我房里过夜,我们互相温柔的爱抚对方,但她不肯再让我上,说她白天已经很够了。她帮我舔着鸡巴,她说她很少做,我相信是真的,因为舔了半天也舔不出成绩来,我只好放过她。
第二天一早可就没那麽简单放过她了,我将她从卧室干到客厅,再干到後阳台,她还是那麽会叫,本来我打算拉她再去天台弄一回,她却死也不肯,反正我也够了,才和她吻别让她回家,我就准备上班去了。
下次要再能和欣怡相聚,像这样甜蜜的作爱,必然要等到她老公再回大陆,那恐怕得是一星期以後的事了。
四、钰慧
钰慧终於做完月子回来了。我们的女儿取名叫可柔,因为我岳母坚持可柔要留在台南,所以只有钰慧自己回来。
所以我变成周旋在一堆太太之间,不是都那麽说吗?太太是别人的好,我也发现,和榆榆、媛琳与欣怡作爱的时候,总是酣战畅快,花样百出,和钰慧就只是例行公事,聊尽义务罢了。
我想是因为失去了新鲜感吧!我们从在学校就开始交往,从第一次作爱到现在都超过十年了,再浓的爱情都会被生活冲的清淡。尤其这次钰慧从台南回来之後,每当要作爱,她便要我戴上套子,我恨死那玩意儿了,於是和她亲热变的更索然无味,常常作一半就没有结果,我知道她不高兴,这从她生活上开始不和我亲近就看得出来。
有一天晚上,钰慧有事晚回来,我自己先上床睡觉,竟做起春梦来了。青春期以後我作没再作过春梦,我梦见在东区Sogo一楼大堂,大庭广众之下和一个漂亮的专柜小姐作爱,鸡巴在她湿润柔滑的小穴里慢慢的抽插,那感觉美极了。那麽刺激的幻想,让我在睡梦中不禁也挺动起臀部来了,奇怪,这梦境怎麽这样子真实?
我挣扎的张开睡眼,看见钰慧蹲骑在我身上,衣衫半褪,小穴儿套着坚硬的鸡巴,在干着我。我被我老婆的骚劲感动了,我让她继续干我,双手去摸她的奶子。
钰慧发现我醒了,红着脸也不说话,只是更飞快的摇动屁股。
我的手一直在她乳房上揉着,老实说,虽然我都赞美几位太太的乳房丰满,其实胸前最伟大的还是我自己的老婆。我从在学校就觊觎她的突出三围,那是我追求她的原因之一。而她现在刚生产完,乳房更是涨大的难以名目,比较不好看的大概是乳晕变黑,乳头足有我大姆指头尖那麽大,而且整天硬梆梆的,就算穿着胸罩,从外衣还是看的到那突出尖尖的两点。不过听说这都会慢慢改善的。
「老公 啊 好舒服啊 好硬 好深啊 」
的确,这真是最近我和她作爱挺的最硬的一次,我不免有些愧疚,便也 的挺动屁股,让她能更舒服一点。
「啊呦 真好 好老公 啊 啊 我 啊 」
她在泄了,她高潮一向都很快的,我连忙再更快的抽动鸡巴,她在我身上抽 了一下,软棉棉的趴到我胸前。我轻抚着她的头发,问她:「满足吗?」
她笑着点点头,我说:「可是老公还没满足!」
她「哎呀」一声,想从我身上逃走,我哪容得她要干便干,要走便走。我一把将她拉倒,压上她身,她嗤嗤的笑着,我很快的就占领她了。
鸡巴一插进小穴,钰慧就骚浪的嗯声连连,我被她半夜偷奸搞得兴奋极了,也不管是不是要守精持久,只是一味的在我老婆身上奔驰着,反正她也高潮过了,我要一次舒坦的发泄。
钰慧却很乖巧,不停的在我身下浪叫,好让我能 得更满意。
「哦 哦 好老公 啊 好舒服 好哥哥 亲亲老公 啊 插死妹妹了 啊 」
我知道她叫得有点故意,但是我的确很受用,终於将我推上高峰,我觉得一阵酸软,在老婆的穴儿里射精了。
钰慧瞪大眼睛看着我,我们最近很少这麽亲蜜的在一起,我吻着她,告诉她我爱她。钰慧好像有话要对我说,却欲言又止。後来,我又睡着了。
第二天遇到周末,我没有约客户,钰慧却一早打扮整齐准备出门。她穿了一件有袖的黑色针织衫,配着一条白色长裙,惹得我在她圆翘的屁股上来回摸得爱不释手。她一边笑着拨开我的魔手,一边说:「我约了人谈团保,晚上才回来哦。」
我也没注意听,拉着她吻了一会儿,才放她出门。
我在家里懒散了一个早上,中午随便泡了面吃,大概一点钟左右,有人按我的门铃,我开门一看,原来是媛琳。她一进门就扑我身上,我们热情的吻了良久,她埋怨我:「漂亮老婆回来就不理我了吗?」
「怎麽会,」我说:「奶在这个时间来找我,还这麽热情,怎麽不怕我老婆在家吗?」
她神秘的笑了笑,说:「才不怕!她没空!」
我奇怪的看着她,她却从手提袋中取出一块录影带,迳自往我的录影机里塞。然後她拉着我一起坐到沙发,按动遥控器,让录影机Play起来。
我不明究里,只见画面传来,是在一个主管级的办公室模样的地方,一个高大的男人从背後搂着一个女人,在教她打那种练习推杆用的室内高尔夫,我的脑袋轰的一声,那女人 是钰慧!
是钰慧!虽然镜头并不很近,画质也不很好,看得出来是小Camera拍的东西,但是那的确是钰慧!
那男人从背後贴着她,握着她双手,教她推杆,她兴致昂然的学着,俩人笑得很开心。那男人一直在她耳边说着话,钰慧很陶醉的样子。
「那是我老板!」媛琳说:「画面上有日期时间。」
我早就看见,那是昨晚八点多。
萤幕上那男人的手一直在钰慧的手上揉着,後来开始沿着手臂滑动,钰慧也没拒绝,假装专心在推杆。那男人摸了一会,慢慢的环手搂住钰慧的腰,她轻轻挣扎了一两下,便任由他抱着。
钰慧昨天出门是穿着套装短裙,我发现她的外套丢在一旁的沙发上,上身是浅蓝色的衬衫,那丰实的双峰将上衣绷得紧紧的,而且在快速的起伏着。
「奶太太真的很美!」媛琳说。
「奶为什麽有这 这 」我心慌得说话都结巴了。
媛琳告诉我,昨天傍晚钰慧到她们公司和老板谈团保,她老板的办公室是一直有监视录影的。她老板常会带女人到办公室亲热,反正媛琳和她老板也常偷情,所以一向由她处理录影带,她也习以为常。今天早上她作例常监看的时候,发现了这段钰慧的香艳镜头。
录影带仍然继续着,媛琳的老板环在钰慧腰上的手又不老实起来,缓缓的往钰慧的高峰攀去,我看见钰慧喘得厉害,终於,那男人握满了我老婆丰满的乳房。钰慧胸脯被袭,也不生气,反而头儿一仰,倚靠到男人肩上,那男人一面摸索着钰慧的乳房,一面吻她白净的脖子,钰慧双手仰伸,抱住那人的头,享受起来。
我看得浑身不是滋味,我老婆在影带里和人亲热,我,我竟然在勃起!而且我相信,我从来没曾硬成这个样子。媛琳却很知趣,她伸手过来摸摸我的老二,嘻嘻的笑了起来,我真是尴尬,她解开我的拉炼,弯下身子,温柔的为我舔舐。
我再看那画面,她们俩姿式保持不变,那男人只是一直摸着她的胸,许久之後,那男人才又缓缓的一个接一个剥着钰慧衬衫的前扣,却也不剥尽,只打开了足够的隙缝,让双手伸进去。我看不到那男人的手在作什麽,但是我知道他在作什麽。钰慧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恍惚,满脸笑意
这时画面上忽然一片雪花,没有了。媛琳拿起遥控器切掉放影开关,我才发现,她不晓得什麽时候已经把自己脱光了。她一下子跳到我身上,扶好位置,往下一坐,将我硬到了极点的鸡巴全根吞没。
我也不客气,捧着她的屁股没命的乱干,我心中有一把炙热的火要发泄出来,我越插越凶,就像要把她插穿一样。
「哎呦 哎呦 轻一点 啊 要命了 啊 宾 宾 」
她紧紧的抱住我的脖子,虽然在求饶,但是还是迎凑的很淫浪。
「哎 呀 好硬啊 好长啊 插死我了 我要丢了 丢了 」
我不管她,继续努力的干着,她不断的高潮,将我的皮沙发弄得水汪汪的。
「啊 啊 阿宾 宾 我够了 我不要了 你 哥哥 你疼疼我嘛 」
我终於来到尽头,挺直的鸡巴变得更硬,全身一轮颤抖,鸡巴更是抖得厉害,一股又强又凶的阳精,直射入媛琳的深处。
媛琳伏在我肩上哭泣:「你 要弄死我了。」
我实在很不好意思,不住的对她抱歉:「对不起!我 我太激动了!」
她一边流泪一边吻着我的脸颊,说:「好一点了吗?」
我点点头,跟她道谢。我们就这样在沙发上抱着,我知道她是在稳定我的情绪。
我终於知道了钰慧昨天会那麽骚浪的原因了,她在外面让男人挑逗得春情难抑,回家来干她老公抵帐,我还是难以平复紊乱的心情。
後来,媛琳又说:「今天早上,钰慧姐有跟你说要去哪里吗?」
我的天哪!钰慧出门前说她 要去谈团保的事。
这该死的,团保让团保部门去谈就好了,她又 我呐呐的问媛琳:「她又去奶们公司了?」
媛琳点点头,她从我身上下来,依隈在我旁边,然後又按动遥控器的Play钮。
几十秒的雪花过尽,画面又回到原来的办公室,一开始就见到媛琳的老板将钰慧压在沙发上,不用看画面数字我也知道这是今天的事,因为我认得钰慧的那身衣服。
这次那俩人面对面的吻着,那男人将手掌又向钰慧的胸部摸去,摸到之後他显出讶异的神情,然後又笑得很邪恶,他将钰慧的针织衫掀起,我的天,钰慧她,她没穿内衣。
我愤怒极了,我怀疑钰慧是不是肯这样取悦我,她竟然不穿内衣去会情人。
那男人吸起她涨大的奶头,而且非常满意的样子,钰慧闭起媚眼,享受男人的服务。那男人又脱去她的针织衫,让她上身赤裸,钰慧一点也不介意,乖顺的让他替自己宽衣解带。
那男人又要去脱她的长裙,这段才气死人。她将钰慧翻倒在沙发上,再将钰慧的双脚提放到靠背上,她的腿弯正好搁在靠背顶上,头下脚上的躺着。我从没见过钰慧这麽骚浪撩人的姿态,她那涨卜卜的乳房一直在胸前晃动着,我看得鸡巴又硬了。
媛琳的老板解开钰慧的裙头扣和拉炼,拉住裙脚往上一提,钰慧曲线玲珑的下半身就出现了。虽然她才刚作完月子,但是恢复得非常好,小腹只有一点点凸出,我相信只要再一个月保证会回到原来的结实。
那人跪到沙发上用手享受着我的老婆,而钰慧才让我惊讶,她解开男人的长裤,摸索了一阵之後,拿出一根又粗又长的鸡巴来。
我现在才相信上次媛琳跟我说她老板有一根长鸡巴的事,我的鸡巴老实说已经不小了,我也一直引以为傲,谁知人外有人,那人的鸡巴竟然那麽长。
「没有你硬!」媛琳说,而且她一边在用手帮我套着坚硬的鸡巴,这的确是我目前所最需要的安慰。
我不相信我的眼睛,钰慧张开红红可爱的嘴唇,含住了那大鸡巴发亮的龟头,然後很有滋味的吃起来。那男人则脱去了钰慧仅存的薄纱三角裤,而且将钰慧的两脚撑离,於是钰慧就门户大开。
他用手指在钰慧的阴户撩来撩去,我看见钰慧在发抖,他一直这样做着,後来钰慧开口求他,他便将中指一伸,插进钰慧的嫩穴之中,我听见钰慧「啊 啊 」的叫声,那是愉快多过难耐,他不停的抽动手指,钰慧则是叫床叫个不停。
就这样过了几分钟,我听到钰慧的声音越来越高,我知道她要高潮了,那男人自然也知道,不断的加抽插,後来钰慧一声长叫,她泄了。
钰慧高潮的时候,我被媛琳套得也受不了了,我「哦!」的一声,也射精了。我从不知道我可以这样射精的,浓浓的精液直喷而出,喷到将近有二米的电视机萤光幕上,再缓缓的流下。
「哇!」媛琳惊叫一声,然後扑在我怀里,仰着头笑着说:「你是第一名!」
我只好对她苦笑。
当我的心思又回到影带上的时候,我看见那男人已经将钰慧放下来了,她让钰慧完全躺下,再将她两条白皙无瑕的腿子架到肩上,用鸡巴在钰慧的穴口磨着。钰慧再求他插进去,他不肯,要钰慧叫他哥哥。
「好哥哥 插我嘛 」钰慧说。
他还是不肯,钰慧又说:「大鸡巴哥 我要 」
他才满意的将鸡巴一 的塞进我老婆的嫩穴里,我看着钰慧张大小嘴,脸上的表情满足的变化
该死!又变成雪花了!
我看着媛琳,她耸耸肩,说:「後面不知道,我下班了!」
我又好气又好笑,瞪着萤光幕的雪花发呆。
媛琳又过来搂我,问:「宾,你在气钰慧姐吗?」
我茫然的看着她。她也看着我,又说:「你看,宾,当我在这里我有你,但是我等一会儿会回家,我还是我老公的好妻子。」
我的心一片混乱。
「钰慧姐终究会回家,你不要她做奶的好妻子吗?」她说。
我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。
媛琳穿好衣服,回家当好妻子去了。
我昏昏沉沉的坐在沙发上发呆,一直到天色昏暗。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才失神的从沙发上站起,忽然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,我知道,钰慧回来了!
我的妻子回来了,我突然又一片迷惘,颓然的坐回到沙发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