儿媳火热的骚屄   出处:www.777q.me    点击:加载中

海边一艘豪华的游艇,它的主人是城市里一位家产万贯的财主,孙大中一生中在商海驰骋多年,直到儿子娶媳妇后,把事业移转给儿子,自己买了这艘游艇到处游玩,看起来是那么悠闲没错,可是还是有点美中不足之感,人家的游艇是有那么一位美骄女,而自己的游艇老是那么一个人,孙大中自己也寻思是否找个伴,靠岸后找到城里的一位媒婆杨氏,媒婆杨氏看着他半饷,才笑一笑答应说试试看,然而这件事就这样传到他儿媳妇任洁雪的耳中。

????儿子儿媳妇一听到消息后,急了马上两夫妻商量结果,干脆由儿媳出面劝阻,因为他们怕父亲会把公司的财产分割出去,所以才有这种私心罢。

????孙大中是村里德高望重的知名人士,还是村子里的首富,孙大中下面那东西无比粗大,有点像公马那玩意了,每次做起那事来厉害得很,时间又长。

????下午三点左右,他把船仍停地码头上,看到远处一个穿着时髦而且暴露女人往码头这里走来,那里来了穿着这么时尚的女人啊!远看上去真是性感迷人啊!可当那女人走近时却发现是自己的儿媳妇任洁雪。

????他的儿媳妇任洁雪,今年刚过三十岁,她原是城里人,外表美丽出众,气质又好,长得细眉大眼,身材高挑,身高165公分,但又丰满匀称,再加上36,24,36的诱人的身材,雪白滑嫩的肌肤、修长的**,柔软的批肩秀发,她仍保持着身栽的苗条和曲线的美态,只是与原来相比较而言,她那胸部更加显得高挺,臀部更加宽大一些而已。

????她看上去还是那么风采照人。也可以这样说:她现在比原来更加性感和有女人味。而且穿着更加时髦并暴露,将她那性感和迷人的身体和形象充分、大胆地显示出来,看着她那美艳动人的容貌、雪白滑嫩的肌肤、修长的**,丰满成熟的**,柔软批肩的秀发,真是妩媚迷人、风情万种!

????尤其那浑圆的**,以及那胸前高耸丰满的**,更随时都要将上衣撑破似的,任何男人看了都不禁产生冲动,渴望捏它一把!就连孙大中见了,也发起了感慨!他见到儿媳如此时髦而且暴露的打扮和穿着,孙大中心里就“咯”地一下,像是什么东西吊了起来,眼睛又想又怕地看了她一眼,但很不情愿地又转过头望别处,但心里又想多看一眼。在他看了几眼后,看得是血脉贲张,**慢慢翘得半天高了。

????今天儿媳上身穿着一件粉红的领口很低小吊带衫,在明媚的阳光下,一双白白嫩嫩的手臂及她那双肩下面的一部分白白晃晃的胸部,都露在外面,显得格外的耀眼夺目。

????那粉红的吊带衫,既紧身又很短,又是薄薄的,透过那薄薄的吊带衫,儿媳那胸脯胀鼓鼓的一双**房,骄傲地高挺在胸部前,更显凸出。又由于那粉红的吊带衫上开口较低,刚刚遮住胸部,仔细看上去可清楚地看见那明显的乳沟,使她穿着的红色的胸罩也是要呼之欲出的样子。

????在她移动身体向前微微弯腰时,一双**房不停地起伏,轻轻颤动;还可看见那部分露在外的白白嫩嫩**。那粉红的吊带衫刚刚到她的腰部,在她穿着高跟鞋扭着迷人的身躯走动时,有时还会露出她那雪白的肚皮和肚脐眼。紧身的吊带衫紧紧地包裹着身体,充分显示出她那柔若无骨的腰部。

????下身穿着一件低得不能再低的白色牛仔裤,像是仅仅只挂在她宽大的臀部上,紧紧地包裹着她那绷得紧紧的圆臀以及修长白皙的美腿。也有让人觉得那裤子有隋时要掉下来似的。这样的打扮,村里可真是很难得看到这样穿着的。

????“你怎么来了?家里有事呀?”当看到儿媳来到船边时,半天孙大中才吐出一句话来。

????儿媳因穿着高跟鞋,费了半天的劲,撅着个大屁股,好不容易才慢慢的爬到船上来,孙大中回过头来看了儿媳一眼说,当近距离见到儿媳的胀鼓鼓的胸脯,而且还正在剧烈起伏着,特别是几乎清楚可见的乳沟和半露的雪白**,孙大中与日俱增是心跳加速,忙又回过头去,不感看久了,装着看他的渔杆,可是心里已是心潮起伏,难以平息了。

????当儿媳在船上走来走去的声响,吸引着偷看了一眼她,特别是儿媳撅着她那浑园的屁股蹲在船边,弯下腰身在河里洗鱼、洗菜时,心就又一下子跳得厉害,下身那里又开始有反映起来。这时儿媳是背对着他的,于是,他就盯着儿媳的屁股看,心想:她的屁股怎么这么大?这么圆?

????他看了一部日本的黄色碟片,里面的内容是有关公媳通姦的情节,他当时看了也没怎么在意,可是现在见到儿媳这么迷人的样子。他现在控制不住地开始幻想能与那片子里一样该多好啊,那自己既能时常得到满足,也不用再找什么老伴了。

????想到这,他有些茫然地开始幻想起儿媳没穿裤子、光着屁股的样子来。

????当他喝了一口酒后微微抬头回味着时,一下子发现面前的儿媳,因微微弯腰俯身向前时,使得她的上身门户大开,那红色胸罩内的娇嫩雪白又饱涨的一**峰,大半个**都裸露在外,半显半露地呈现在他的面前。

????孙大中可能是喝了洒的原因,眼光直捣儿媳那丰满的大胸脯,他色迷迷地,两眼直盯着她那胸罩所包裹不住的部份,呆望了起来。

????儿媳突然看见面前的孙大中,忘记嚼动嘴里的酒菜时,又看到他直直地盯看着自己的胸前,自己忙低头看他盯视的地方,见自己的春光外泄,脸上一下子就爬上了红云,有些惊慌地坐了下去,端正了一下自己身体,理了理那紧身的吊带上衣,低着头,默默地、快速地吃完了饭。

????任洁雪忙收拾起吃饭用的碗筷,到厨房里面去清洗,当她仍然弯下腰撅起她那大屁股打水洗碗时.而孙大中坐的地方,正可看清厨房里的所有情况,他此时借着酒劲,大胆地看着任洁雪的背影,慢慢地,孙大中只见到那一对浑圆丰满的东西,在他的眼前不远的地方晃呀、晃呀的,晃得孙大中一阵眼花。

????那对熘圆的东西是女人的屁股,此时的**的冲动让他已失去理智,他已不清楚那迷人的熘圆的东西是他的儿媳妇的屁股,他觉得不去抚摸她那对熘圆的女人屁股他会死掉一样。

????孙大中一下跳了起来,快速地来到了儿媳的身后,任洁雪此时还正在低头弯腰在那里洗着碗,他一下子就从儿媳的身后将她拦腰抱了起来,这一动作把儿媳吓了一跳,也从来没见过公公这么厉害、有力和身手敏捷,当她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时,自己的身体就被孙大中有力已经压在了地上。

????突然受到攻击被压在地上的儿媳,当她被公爹压着并仰躺在地上时,真是大吃了一惊,惊叫道:“爹,你怎么了?你怎么了?”一边忙乱地扭动着身体,双手拼命地去推压在自己身上的孙大中。可是她怎么用力,就是没办法推开公爹。

????已失去理智孙大中不说话,趴在儿媳的身上,一手用力地压着儿媳的肩膀不让她挣扎起来,见儿媳妇的双腿在不停地蹭动,就将双腿分开,夹住儿媳的双腿,让其两腿不能乱动。一只手只顾着伸出向前,去捏摸儿媳的胸前一双高挺的**。

????任洁雪正用力地推孙大中,见公爹的一手要摸上自己的胸前时,忙用手护住胸前一双高挺的**,边说道:“爹,你要干什么?我是你儿媳呀!你不能这样!”

????可是,任洁雪当用一只手再次去推孙大中的身体时,自己的一只高挺的**被公公捏摸上了,公公的捏摸是那么有力,使她觉得有些疼痛但还有一些异样的感觉.

????“任洁雪,好儿媳,来,让爹摸摸,爹有几十年没摸过女人了!”孙大中当捏摸上儿媳一只高挺的**时,边喘着粗气,嘴里像是哀求又像是自言自语地说.并且嘴里的口水象都快流出来了,手上力气却大得惊人,仍压得儿媳动弹不得。

????“来,好儿媳,让爹摸呀,爹求你了!爹想女人呀!”说着说着,孙大中的泪竟然流下来了。

????“爹本来想找个老伴,又怕给你们丢人了,爹也是没办法呀!爹几十年没碰过女人了呀!爹受不了啦呀!”任洁雪本来还在努力地反抗,一只手正抓住公爹抚摸自己**的手用力想推开时,可当听到孙大中那哀求的话语,看到孙大中那老泪纵横的样子,心也就不由地慢慢软了下来,慢慢地就停止了反抗。抓住公爹的手的那只手,没有去用力推开了,慢慢地移开放在了身边。

????心里想道:“他虽说是我公公,可是他几十年为了照顾儿子,也不容易呀。几十年没有碰过女人,也怪可怜的。唉!反正我也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,孩子都那么大了,没什么了不起的,就让老公爹弄一回吧,他几十岁的人了,进去也弄不了几分钟!就当是自己拿手弄了一回吧!”任洁雪经过这么一想。也就不挣扎反抗了,身体开始安静在躺在地上,双手放在了身体两边,慢慢地半开半闭着眼睛,任由公爹趴在她身上,对她的抚摸和刺激。

????孙大中看见儿媳不挣扎反抗了,就双手摸上了任洁雪胸前的**,隔着衣服用力地、几乎疯狂地又捏又摸起来。嘴上还在不停地说着:“爹有几十年没摸过女人了!你的大**真是又大又柔软啊!摸得真舒服啊!”

????“你这身打扮太迷人了,谁见了都想抚摸一下。”

????一会儿,一只手从那开口很低的粉红的吊带衫上口伸了进去,摸上了一只儿媳那高挺的**,抚摸上儿媳那雪白滑嫩的肌肤,他更加地兴奋和刺激,他边用力地捏摸着儿媳的**,边说道:“你的肌肤真细腻啊,我从没抚摸过这么滑嫩的**啊!太爽了!太舒服了!”此时,远处的村子里传出几声狗叫。

????趴在儿媳身上的孙大中,双手正在不停地抚摸着身下儿媳的胸前大**时,被一阵阵风吹过后,突然被风吹得清醒过来,当他明白是在调戏儿媳时,满含羞愧地停止了双手的捏摸,但双手还是有些依依不舍地停在儿媳的**上,呆呆地看了一会身下的儿媳妇,就当孙大中想从儿媳身上爬起来,在他身下正半开半闭着眼睛享受公爹对她的刺激的儿媳,发现公公突然停止了动作,看见公爹盯着自己看也不知是什么原因,她开口说话了:“爹,在这地上不行,这里太小,不舒服的!”当她说完这些话时,连她自己也有点不感相信。

????此时的任洁雪因为刚才公公疯狂的抚摸与刺激,身体的**也被调动起来了。因为任洁雪本是个**望很强的女人,老公在家时,都要缠着他与之**,而经常被老公拒绝.所以越是这样,她那没有完得到满足的身体,变得越来越敏感,**也就很容易一下子就被调动起来。

????一次**根本满足不了她,只是在与她老公认识与结婚后有小孩之前有过几次**,后来养了小孩后,虽然得到老公的勤奋耕云,但是没有几次让她得到真正的**。就在公爹抚摸她的**时,她还不时挺起胸配合着公爹的抚摸与刺激。身下的**内已有些湿润了。当听到儿媳的话的孙大中,呆望着身下的儿媳。

????此时任洁雪也望着公爹,两人对望着地停了停,当说出那些话后,任洁雪自己觉得有些脸红,好在公爹孙大中也没注意,儿媳又开口说道:“到卧室里去吧,在那里弄较舒服些的。”说完后任洁雪觉得更不好意思一样,偏过脸,不赶再看公爹。

????一霎间,孙大中觉得自己是否听错了,然后马上觉得自己的身体在飞,象已经不属于自己的一样。半天才回过神来,他真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但又渴望这是真的,于是,他盯望着身下儿媳的脸,像是确认、还是有点不相信似的问道:“任洁雪,好儿媳,这是真的吗?”

????当孙大中看见身下的儿媳,有些脸红地慢慢点点头时,他双手在儿媳那高挺的**上抚摸了两下,低头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,脸上充满了笑容,连忙说:“任洁雪,你真是我的好儿媳!谢谢你!我先把船开到河中间去!”他身手敏捷地爬了起来,就去开船。

????在公爹去开船时,任洁雪仍在原地躺了一会,她呆了呆,想了想,她虽想到与公爹**是不道德的,但她想公爹也太不容易了,自己已经答应了他,算了,就当是自己拿手弄了一回吧!

????于是她下了决心,慢慢站了起来,走进了船上的小卧室。船上的小卧室虽然不算大,但正好放下一只双人席梦思大床,在船上那昏黄的灯光中,整个小空间里透出一丝温馨和浪漫。

????孙大中把船开到江水的中央,并停放好后,欢欣鼓舞地跑进了自己的卧室里.来到卧室里时,看见儿媳,已经和衣躺在床上面了,她此时可能是有些不好意思,因为是面对着自己的公爹,所以她身背对着进门的方向,侧躺着自己的身体,双手放于身啊?

????孙大中兴奋得也顾不上去熄灯,也没来得及脱掉身上的衣服,就快速地趴上床去,一上床他就向儿媳扑了过去,在她身后用力地将她搂抱在怀里,右手用力地搂住她的腰部,让她的身体紧紧地贴着自己的身体,左手也快速地已伸到她的胸前,有力地去捏摸儿媳的胸前一双高挺的**。

????嘴在儿媳的耳朵及周围、脸上胡乱地吻了起来,右腿也压在了儿媳半弯曲的双腿上。被他用力地挤压得几乎有点透不过气来的任洁雪,低叫了一声:“你轻一点。”

????被孙大中紧紧搂抱在怀的儿媳,虽在嘴上说轻一点,但她还是闭上眼睛,任由公爹孙大中在她身上的疯狂抚摸与攻击,被公爹疯狂地抚摸得又有点疼、又有点难受但又舒服时,她只是轻轻地扭动一下身体。一会儿,她突然发现自己的屁股,被一根东西顶得有些发疼,她就下意识地伸手往后,向那引起疼痛的地方一摸。

????这一摸,真有些吓了一跳。当她发现那是公公的粗壮而又坚硬的**时,虽然还是隔着裤子,已经能充分显示那**的奇特,是那么地粗、那么地长,她真有点不敢想信地问道:“爹,怎么……怎么这么大?”

????孙大中不断地亲吻着儿媳的耳朵和脸部,在她的耳边嘿嘿笑道:“大点好,大点好!女人都喜欢大的呀!”

????那搂着儿媳身体的手一刻也不闲着,往上撩开了她的吊带上衣到她的双臂的下面,露出了那被胸罩只包裹住一半的高挺着的**。

????孙大中的手不断在她腰、腹部、肚子和肚脐眼上抚摸,边摸边说道:“儿媳啊!你的身上皮肤真白,真细腻,我摸得真舒服啊!”另一只手仍在不停地轮换着去捏摸儿媳的胸前一双高挺的**。

????被公爹抚摸刺激得淫欲高张的任洁雪,在公公怀里半开半闭着眼睛,身体已经主动往公爹身上贴靠,还不时隋着公公的抚摸与刺激、像是难受又像是配合地扭动着身体.慢慢地她的呼吸急促起来,嘴里不是发出:“啊”的声音。

????抚摸了一会的孙大中,就动手去脱任洁雪身上那低得不能再低的白色牛仔裤。在右手解开了任洁雪身上的裤带后,孙大中跪起身子,在儿媳的身边,往下拉动她的牛仔裤时,儿媳仍侧躺着身体,但很配合地抬了抬屁股,让公公把自己的低腰牛仔裤顺利地脱了下去。

????当任洁雪身上的牛仔裤被脱下仍在床下时,露出一条浅蓝色的丁字裤,一条细绳紧勒着雪白的屁股,当孙大中看见儿媳穿着这样的内裤时,看得他只流口水,老头一边低下头舔着丁字裤,一边好奇的道:“这玩意我只在那种片子里看过,任洁雪你也穿着这玩意,太勾人了。”

????任洁雪朝着老公公扭动了几下屁股,睁开眼望着他笑道:“爹,这叫丁字裤,城里穿它的人可多了,这是你儿子带回来的,他要我穿的。你说我穿着她好看吗?”

????“你穿这真性感,太迷人勾人啊!我喜欢。”老头一边说着,一边低下头,吸舔任洁雪的臀部,一只手抚摸着任洁雪那雪白滑嫩的大腿。

????任洁雪望着正舔着自己的公公,说:“你这么大年纪了还看那种片子啊!真不害羞!”任洁雪一边说,一边大着胆子,又摸了摸公公下面那东西,公爹的**真的是好粗好长啊!已将他的长短裤掺起很高。她边摸着边心里暗暗称奇,自己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长这么壮、这么长的东西呢,比他的儿子、自己的丈夫的那东西还要粗壮的长的不知多少呢。

????她越摸越觉得它的粗壮且又长,还是那么地实在,她越摸越爱不释手,她抚摸着,心里想道:这么粗长的东西,插进我那**里,那会插得多深啊,Bī里一定很充实和舒服吧!心里这样想着,慢慢竟暗暗有些欢喜,庆倖今天没有拒绝公爹对她的非礼,不然怎么能享受到这么大的东西啊!公爹现在这么大年纪了,不知能否操干得持久,要是能干得久那有多好啊!那是什么样的享受啊!

????就在她还在胡思乱想时,孙大中已慢慢地褪下了她的小丁字裤,说道:“好儿媳!下回我给你买更好的、更小的。让你穿给我看,你说好吗?”说完后,他的手在任洁雪的大屁股上发疯地狂摸,很柔软,很光滑,这就是女人的屁股呀!孙大中记不清楚自己多少年没摸过这样的好东西了。

????因为他的抚摸,任洁雪开始伴随着他的抚摸,欲火慢慢升起来了,呼吸也慢慢的不均匀起来,全身开始发烫,公爹的抚摸让她觉得又痒又舒服。所以她像是有些难受地、但又配合地扭动着腰身和屁股让公爹抚摸。

????这时的任洁雪,因为心里在想着享受公爹那特别粗长大**的**自己**所带来的快感,全身心地放松自己,配合着公爹对她的抚摸刺激,所以,在公爹的抚摸下,她全身酥软万分了,**抖动,全身欲火开始熊熊燃烧,肉穴内是一片汪洋了。

????孙大中抚摸了一会,很快就发现任洁雪的屁股中间出水了。他的大**也硬挺得让他有些难受了。就将任洁雪的身体转动了一下,让她平躺在床,并分开她的双腿,自己移身来到她的双腿间,手伸进儿媳的臀沟,发现这里是一块“水草丰足”的宝地。

????茂盛的阴毛顺伏地覆在三角地带,儿媳的**早已硬涨着,深深的肉缝也已**氾滥,孙大中的手指在她的那颗粉红的小豆豆,用手指轻轻捏着那颗充血的小豆豆,并不停的搓揉,任洁雪在这样的刺激下,身体忍不住的颤抖起来:“……阿……公爹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

????孙大中的手指又向下在**上轻抚起来,摸在的手上时,是如此的温温烫烫,湿湿粘粘的。那两块胖嘟嘟的肉片里像满含了油水一样,无比润滑。

????闭合的粉红**也微微的张开,粉红色的大**和小**露出在他眼前,小小的yīn蒂略微的突出在**的裂缝上。想不到儿媳生过孩子的人了,下面还像姑娘一样丰润,这就是女人呀,真正的女人!

????孙大中盯望着儿媳妇双腿根部那全部呈现出来的神秘地方,手中抚摸着、心里想着时,就觉得自己下面那东西,被儿媳主动解开裤子掏了出来。自己就用手顺便将身上的裤子全部脱掉了。

????任洁雪被公公刺激得已开始轻轻地喘气,媚眼如丝,娇羞满面,小嘴吹气如兰,更使她显得性感妩媚万分。毕竟她已经不是黄花闺女了,也少了许多羞涩。

????当公爹的手抚摸在她**上时,被挑逗得艳唇抖动,周身火热酥痒了。于是她主动拉下了公爹的裤子,让公爹那已完全高挺且紧硬的大**暴露了出来。

????任洁雪手里已经捏着公爹孙大中的那根大**,弯起上身,借着灯光仔细地端详着公爹那比自己老公粗大了一倍以上的大**,天啦!真的好大呀!

????任洁雪心想道:这才是男人呀!那**都快有鸡蛋大了!要是插进去不知是哪种滋味呀!并且这样长!那要插进去有多深啊!

????任洁雪心中想啊想,双眼盯看着那大**,身体越来越火热,双颊已完全飞红,媚眼如丝,小嘴抖动,舌舐自己的香唇。

????经过刚才一番亲密接触与抚摸,又特别喜欢公爹粗长**的任洁雪,她现在已急盼尝试公爹用他那大**,会给她带来什么样的感受。

????任洁雪此时因为公爹抚摸**,**兴奋被唤起,整个身体都浪起来,**内有一种强烈的渴望——那种想要被插入的渴望。

????于是,任洁雪自己主动地平躺好,双腿弯曲,并充分地展开,摆好了一副完全应对公公对她进攻的身体姿式,一双媚眼半开半闭地催促孙大中道:“好公爹,你的真的好大,比你那宝贝儿子的大一倍还不止呢,快来嘛,人家等不及啦!”任洁雪喊叫着,她**悸动着,渴望着被公爹用他那大**来充满。

????听到儿媳的催促声,孙大中把头一抬,看到儿媳半开半闭的媚眼,小嘴抖动,舌舐自己的香唇那心神俱荡的样子。也顾不得脱下上身的衣服,一下就爬到儿媳身上,用手扶持那根已经胀得通红的大**,熟练地对准了儿媳双腿根部的那个入口,开始在穴口上磨了两下,沾了些油水,就一下子用力地全部捅了进去。将儿媳那还较紧窄的**硬生生的撑开了。

????任洁雪,尽管已有了准备,但是因为孙大中那大**太大了,任洁雪的**第一次接纳这样大的东西,而且孙大中此时也没顾及她的**是否承受得了,一下子用力地将整个大**全部插了进去,任洁雪感觉自己的下身简直就像被巨大木塞强迫打入双腿之间,还是痛得任洁雪张开了嘴,大叫一声:“好痛啊!”

????有近三十年未这样冲锋陷阵的孙大中,这时可已经忘记了什么是怜香惜玉,他顾及不到儿媳的**是否承受得了,在一下子全部插入后,马上抽出,又狠儿地插入儿媳的**。

????任洁雪在喊了一声痛以后,但马上又像是发不出声音,只是“喔……喔…你轻一点…你好狠心……我……你真要了我的命了……”地哼了起来!

????因为任洁雪只是在公爹那粗大**插入时因太大而短暂的疼痛外,但突然感到Bī里一下涨满了,当**穿过已经湿润的粘膜**,进入**时,那粗大**将**撑得满满的、胀胀的,是又痛又酸、又麻又痒,那使得自己全身肉紧起来,全身随即流过甘美的快感,隐藏在她体内的淫荡**爆发出来了。

????原本**里面又麻又痒的渴望,一下子得到了满足。孙大中自己用那粗大的**在儿媳的骚Bī里面横冲直撞,快活而又疯狂地、越来越快地做活塞运动。他太兴奋了,像是全身有使不完的劲一样,越抽越急,越插越猛,狠劲的前挺,使得大**一下子一下子重重的顶撞在儿媳妇的花心上,顶得儿媳**乱蹬!

????任洁雪在公爹那疯狂地、越来越快地**下,伴随着公爹每一次的有力的冲击,开始的疼痛完全消失了,快感在一点一点的积聚,从**传出,逐渐向全身扩散,浑身上下变得异常敏感,直到感觉受不了了。

????嘴上却哼道:“我……嗯……对……就是这样……哦……我受不了了…公爹…你轻一点…你好狠心……啊!啊!”

????孙大中又开始左右摇动前挺后挑,恣意的狂插狠抽着!嘴里还在哼着:“任洁雪啊!好儿媳,你生过小孩了,下面还这么紧啊,夹得我真舒服啊!”

????孙大中如此疯狂的**,但好在儿媳已生过娃娃,另她的**较强,这些事做得也较多,那**不像年青时那么紧了,加上她较风骚,身体内的**又多,要不然早就被他这么蛮干,痛得死去活来了。

????任洁雪只觉得下面在公爹有力地插入,被老公爹的大**塞得满满的,找不出一丝空隙来!全身一阵说不出的酥、麻、酸、痒的感觉,布满全身每个细胞。

????每次一抽出,就像把自己的命都给带走了一样,每次一插进,又像把所有的东西全填了进来一样。这样,让她开始不规则的呼吸着,公爹巨大的**碰到子宫上,有时又象插进了子宫一样,强烈的刺激自下腹部一**涌来。随着**速度的加快,任洁雪下体的快感也跟着迅速膨胀。

????“喔!……天啦!…好爽…喔…我要死了!……舒服得要死了……”任洁雪嘴里控制不住地大声呻吟了起来,眼睛里不断有淫欲的火花冒出,全身都有触电的感觉。

????好在现在这是在江中央,离岸已经很远了,平静的江水悠悠,掩盖住了许多东西。儿媳淫荡的反应,更激发孙大中的**,依然快速埋头苦干,直感到媳妇的肥穴里,阴壁上嫩肉,把大**包得紧紧的。

????嘴上哼道:“喔……爽死我了……啊……”

????孙大中疯狂地**了好一会儿,才想起儿媳的**来,“啊”了一声,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能放过呢?于是他放慢了**的速度,边仍然用力地用自己的大**在儿媳的Bī里面做活塞运动,一边伸手掀起儿媳的吊带衫,由于天热,任洁雪身上的衣服穿得很少,当向上脱掉任洁雪身上吊带衫,孙大中一眼就看到那两只肥大的胖奶,清楚地看到了那两座像山峰一样依然高耸的**,由于刚才的捏摸,她身上的胸罩已离开包裹的胸前**房了。

????被干得舒服连连的任洁雪看到公爹放慢了**的速度,又发现公爹在脱她的吊带上衣,她于是弯起腰身用手一下子脱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和胸罩。

????当她再发现公爹已弯身到她的胸前时,双手快速搂上了公爹的脖子,露出淫荡的表情,浪荡的叫声:“啊……嗯、嗯…喔…喔…爽死我了…爸…快…再快一点!……”

????孙大中看见儿媳脱光了衣服,自己也将身上的衣服脱光,弯身一手抱着儿媳的香肩,一手揉着她的**,大**在那一张一合的**里,全部抽出又全部插入,而且狠狠地一插到底。

????好舒服呀!这就是女人!孙大中心里叫喊着,日它妈的,舒服呀!风吹得更急了,看得出今夜将暴雨来临,岸边的野草被风吹得起伏,只有几只夜出的鸟又飞回了树林,惊恐不安地鸣叫着。

????孙大中每一次的插入都使任洁雪前后左右扭动雪白的屁股,此时也舒服得魂飞魄散,进入仙境,双手双脚紧紧缠在家翁身上,拼命摆动着肥大的臀部,挺高**,以迎接他那狠命的冲刺。

????嘴上淫荡地叫着:“哎呀……亲公爹啊!……亲丈夫……我美死了……好舒服……好痛快……我……美得要……要上天了……喔……”

????孙大中见任洁雪如此淫荡的反应,更加激发他的**,那粗大坚硬的大**再次开始猛烈**,尖端不停地碰到子宫壁上,使儿媳觉得几乎要达到内脏,但也带着莫大的充实感。

????孙大中的手更不停地揉搓着任洁雪那早已变硬的**和富有弹性的丰乳。任洁雪被干得几乎要失去知觉,张开嘴,下颌微微颤抖,不停的发出淫荡的呻吟声。

????“啊……公爹你的大**…喔…干的我…我好爽……喔……不行了…我要死了……喔……”

????孙大中的大**疯狂地**着,在儿媳体内**的早已被**淹没了,任洁雪的体内深处发出了**汗粘膜激荡的声音和不时传来肉与肉的撞击的「啪、啪」的声音,孙大中配合节奏不断的向前抽送着。

????“啊……我不行了…喔……**干死我了…喔…快…喔…爽死了……大**干的…我好爽…喔…爽死我了……”任洁雪也在鸣叫着,声音慢慢地变得很小,但很急促,如同催命一般。

????孙大中用猛烈的速度作上下抽动,使任洁雪火热的**里被激烈的刺激着,又开始美妙的蠕动,**里的嫩肉开始缠绕**。由于受到猛烈的冲击,任洁雪连续几次达到绝顶**,她此时已舒服得魂飞魄散,进入仙境,翻来覆去就是一句:“我死了!……我舒服死了!”

????二十分钟后,孙大中此时也快达到**,像野马似的,发狂的宾士在草原上,双手搂紧任洁雪肥白的臀部,抬高抵向自己的下体,用足了气力,拼命的**,大**像雨点般的,打击在儿媳妇的花心之上。就在儿媳的颤抖中结束了自己三十多年后的第一次真正的**。积蓄了三十多年的jīng液喷撒在儿媳的**深处。

????任洁雪因公爹再次带出**。**收缩,浑身颤抖,神志不清,像过电一样。像是完全虚脱一样,最后用力地弓了一下身体,吧紧紧地抱住公爹,高叫了一声:“啊!…公爹!你太能干了…我舒服死了!”说完后,倒地床上,一动也不动地躺在那里。

????翁媳两人在极度的性欢愉后,孙大中将他的大**继续让它泡在任洁雪的**里面,爬在儿媳身上一动不动了。这时候,雨下来了,很大很急,打得江水叭叭的响,大地笼罩在一片迷茫之中!

????孙大中较儿媳先回过神来,他听到雨声反而觉得了安静,仍依依不舍地趴在儿媳的肚子上听着风狂雨骤,很有些夜来渔舟听雨声的味道。

????任洁雪过了好半天时间,才从那迷幻中回过神来。她的身体还沉浸在那快感当中,天啦!这是种什么感觉啊?她好像从来没有体会到这种滋味!这种让人飞上天的滋味。她这样想着,身体还有时在轻轻地颤抖。

????完全回过神来的任洁雪,虽在公爹的**中得得从未有过的愉快,见到公爹还趴在她身上,但是面对公爹还是有些羞愧,她轻轻地推开了趴在自己身上的公公。在公爹离开后,她拉过被子盖在脸上,身体却还在回味着刚才的巨大快乐。

????“是爹不好呀!爹不是人呀!”清醒过来的孙大中心里还是有些发怯,不安地说,刚才的威风全不见,像一只落了水的老狗,弯着身体躺在床上。

????半天,任洁雪才拉开被子,大胆地望着还在发呆的公爹说:“不怪你,爹,你也难过呀!几十年没碰过女人了!儿媳也是自愿的,反正都做过了,后悔也来不及了!只要不说出去就行!没人知道的,再说儿媳也不是什么黄花闺女了,这些事情做过后也就没什么了,咱们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呀!”

????听着任洁雪不怪自己,孙大中才稍微轻松了一些,盯望着儿媳说:“那你今晚就在这船上睡吧,别回去了,家里我也有好久没回去过了,住不得人了!”

????任洁雪望着公爹,点了点头说:“下这么大的雨,我也不能走了,爹,雨这么大,小心船被冲走,把船开到前面的山崖那里去吧!那里没人去!”孙大中点了点头,也不知为什么,轻叹了口气,穿好衣服出去,把船开到山崖下停好,再又钻进卧室里去。

????任洁雪在公公去开船时,一直**着身体躺在那里,慢慢回味着刚才公爹给她带来的巨大快乐,她觉得公爹的大**太可爱了,给她带来一种无法形容的美感不断的慢慢的融化着全身……

????“睡吧!爹!”任洁雪见公公进来时,把**的身体向里挤了挤,空出一块地方来,让公公睡在自己的身边。

????孙大中犹豫了好半天,就去熄灭了灯,才慢慢地上床来,在儿媳的身边和衣躺了下来。但他见儿媳还是**着身体平躺在那里时,他觉得儿媳已不排除他了,他望了儿媳一会儿,他忍不地脱光了身上的衣服,楼抱着儿媳睡了。

????任洁雪像只温驯的小猫般一样的闭着眼睛,任由公爹楼抱着身体,很快在满足之后的充盈与安适感中睡着了。外面的雨下得大,可楼抱着赤身**的儿媳的孙大中翻来覆去,怎么也睡不着了,身边的儿媳,不断地发出一股股浓郁的成熟女人味道,那味道刺激得他身下的大**又再次地高挺起来。

????到了下半夜,雨下得小了,任洁雪安静地在公爹的怀里睡得一觉醒来后,觉得身边的孙大中,好象还没有入睡,她怕公爹经过晚上的那高度兴奋会身体有什么不舒服,就关切的问道:“怎么了?爹,怎么不睡?身上哪儿不舒服吗?”

????孙大中呢喃了半天,脸都红了才开口说:“没什么!没什么!就是…就是又……想了!又想那个了!”

????任洁雪在黑暗中望着公爹吞吞吐吐的样子,觉得有些好笑,说道:“又想了?”在黑暗中伸手一摸往公爹那里一摸,果然,孙大中那下面又胀鼓鼓地立了起来,还是那么坚硬。

????“怎么又想了呢?”任洁雪觉得奇怪,这么大年纪,刚刚做完还能又高挺起来,惊呀、好奇地问。

????“没什么!好多年没做了,它还没够呢!你睡吧!”孙大中有些不好意思地说。

????“可不能憋,当心憋坏了!”任洁雪笑着说,当说完这些话时,想了一下,可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就翻转过身侧躺着,她刚才摸上公爹那高挺的大**,心想着它给自己带来的巨大快乐,她也想再享受一次,见公爹还呆在那里没动,虽然屁股对着孙大中,却说道:“爹,你来吧,可别憋坏了!反正都已经做过一次了,不在乎多做一次!”末了,又加了一句:“爹,你轻一点,你这个太大了!”

????听到儿媳说的话,孙大中一下又清醒了,他兴奋地说:“好儿媳,你比谁都强呢!”

????任洁雪在黑暗中仍侧躺着,孙大中撩开了她身上的被子,在她身后,双手抱着她的那对肥大光滑的屁股弄着。孙大中有些疯狂地低着头,舌头在儿媳的大屁股上舔着,双手也不安分在在她的臀部,大腿上,两腿间的要害部位抚摸着。好多年没有这样享受过了!孙大中想着,这是全世界最好吃的东西了。

????任洁雪慢慢地她的欲火又燃了起来。任洁雪的屁股被公公舔得发痒,就翻过身来,平躺在床上,不让公公舔屁股了。孙大中嘿嘿一笑,又开始在她的肚子上亲舔个不停,双手迅速地抚摸上了儿媳的那双高挺的**房。

????“爹,你舔得痒死人了!”任洁雪边挺着肚子任公爹亲舔,一边咯咯笑着说,还拿手去轻轻地打老公爹的头一下。

????孙大中慢慢向上亲舔,慢慢他吸吮着儿媳的一只**,张嘴将硬挺的粉红色**含在嘴里.一手仍继续抚摸着另一只**。

????孙大中吸完了右边的**,再度换上左边再来一遍,用舌尖轻弹着娇嫩的**.他一下子用舌头旋转舔着**,一下子又用牙齿轻轻的咬着**。

????任洁雪被公爹挑逗得,媚眼如丝,艳唇娇喘,周身火热,双手紧抱住他的头,生怕他离开。不断地往公爹嘴里挺送自己的**房。身体忍不住的颤抖着:“…啊!…公爹…嗯……嗯……”

????“来,好儿媳,你给爹舔舔下面,爹痒死了!你舔着舒服!”孙大中说着就停止了对任洁雪的抚摸,跪在儿媳的面前。

????任洁雪已是淫欲高涨,她结婚几年从没舔过男人的**,想不到却要舔公公的**,一股羞意涌上心头,下体涌起的麻痒、舒服,又促使她毫不犹豫地伸手,就抓住孙大中下面那根大**,塞进了小嘴里轻轻地吮吸起来。

????任洁雪用手扶住公爹的大**,先在大**上吮吸几下,再让**在嘴里出入。闻着公爹**的味道,淫心大动,**流出一股**。

????任洁雪舔了一会几问道:“公爹……你的**好大……儿媳妇舔得你舒服吗?”

????孙大中含煳不清应道:“好……就这样……骚媳妇。”又手扶住儿媳的头,轻轻地将大**往她嘴里送。

????孙大中在儿媳吮吸大**一会儿后,从她嘴里抽出来,说:“你吃过我的大**,好儿媳,来躺好,让我来为你服务。”

????在任洁雪平躺在床后,他跪在她的双腿间,深深的吸了口气后,把头埋入她的隐处,慢慢把脸贴向眼前那迷人的**,他用力的嗅着她**里所散发的香味。他急忙的将舌头凑向她的**,孙大中轻轻的触碰着时,儿媳像电击般的身子后仰,难耐的身体也颤抖起来。

????“……啊………啊……啊……阿……”任洁雪控制不住的叫起来。

????孙大中的舌头伸进儿媳的**里舔着儿媳的小**,他仔细的舔着儿媳的小**上的每一部份后,又将舌头伸到儿媳的yīn蒂上舔着。

????孙大中温暖的舌头如触电般的舔舐,让儿媳的身子忍不住地一颤一颤的,任洁雪忍不住的双脚将老公爹的头夹得更紧了。大声地叫了起来:“嗯……啊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这样我就不行了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啊……”但她还在不停在抬起腰身,将那**往公爹嘴里送。

????最后孙大中的嘴整个罩住儿媳的小**,他开始拚命吮着儿媳**里所流出来的**,舌头则伸入儿媳的**里,像****一般的进出的舔着。

????没多久,任洁雪就先不行了,毕竟是过三十的人了,正是如狼似虎的时候,“啊……”一边喘着气,一边呻吟:就催孙大中:“爹,我不行了,痒死了,你快点上来吧!”

????孙大中也早就有些受不了啦,就趴到她身上,任洁雪已经握着大**往洞里拖。孙大中一面呼着气狂吻任洁雪的胸前,“喔……啊……”他们俩同时呻吟起来。

????任洁雪忘却了一切淑女的作派,翘起屁股向他的**迎去。孙大中感觉到了儿媳的冲动,故意玩弄着儿媳不完全进来,进去一点又停在那里:“哦……公爹啊……我……嗯……对……就是这样……哦……我受不了了…别折磨我了,快抽我那**吧…”听到儿媳的呻吟,孙大中也把持不住了。

????他对准儿媳的**用力一挺“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喔……啊……”任洁雪大叫一声。一种充实的感觉向她袭来。

????“嗯……嗯……”任洁雪尽力抬起屁股让公爹能全根插入。

????孙大中插了进去后,觉得儿媳**还是那么润滑那么温暖。无忧这一次,孙大中冷静了许多,不像刚才第一次那样猛冲猛杀了,先是急一阵慢一阵地**着,这样搞得儿媳又急又痒,似有骚不到痒处的感觉,拼命的把臀部上挺,越顶越高,嘴里淫声浪语的叫道:“爹!别这样的整我嘛!里面痒死了……动快一点嘛……大**公公……求求你……我……我叫你亲丈夫好吗?”

????待她抬起屁股向上凑的时候,才又猛地用快抽猛插的奸法,狠狠地用自己的大**在儿媳的Bī里面做活塞运动几十下。

????“爹,你好厉害!”被干得舒服的任洁雪,开始像个荡妇般的大声**着,双脚尽可能地张开,摇摆着纤腰,好让公爹插在自己骚Bī里的坚硬**能够更深入蜜Bī深处。

????“公爹……你的**太大了……大**公爹……坏**公爹……轻点……儿媳受不了……好大……啊……好爽……大**公爹……你操得媳妇好舒服……用力……再深点……嗯……大**真好……公爹你真会操儿媳……儿媳让公爹操得好舒服……我的好大**公爹……操死儿媳妇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????听到儿媳的淫声荡语,孙大中觉得舒服极了,大**卖力地****,孙大中把儿媳一双白嫩的腿扛在肩上,双手抱住儿媳白嫩的大屁股向自己的下体运送,疯狂地干着胯下年轻娇美的儿媳妇.

????任洁雪被公爹操得欲仙欲死,媚眼欲睡……浑身无力,一对雪白的大**随着公爹的大力**而晃荡,白嫩的大腿搭在公爹的肩头无力地晃荡,肥美的大白屁股随着大**一上一下地摆动,一双白生生的嫩手紧紧搂住公公的屁股,一时间肉与肉的碰撞声……

????大**插入**“卜滋”声、公爹的淫笑声、儿媳妇的淫浪呻吟声充满船上的小房间。一会儿,儿媳喘着粗气,双腿夹住孙大中的屁股,不让他连根抽出去。

????“舒服不?舒服不?”孙大中狠狠地抽了两下,问任洁雪。

????突然间一种几十年前的感觉涌上心头,他想起了自己的几个老婆,她们都是年青时候嫁给自己的,还没到如狼似虎能体会自己这只大**的好处的时候就死了,以前她们都嫌自己太大,不太愿意和自己做,现在终于有了能体会到这只大**好处的女人了,但他没想到的是,这个女人竟是自己的儿媳。

????“舒服,好舒服……我要死了……”任洁雪低声说着。

????孙大中在得到儿媳的肯定答復后,停止了**,将大**浸泡在儿媳的**内休息了一会儿。他想起了那黄碟上从后面**的样子,何不在儿媳身上一试呢。

????于是,抽出自己的大**,对儿媳说:“来换个花样。”要任洁雪跪趴在床上,任洁雪照着做了,孙大中自己手撸着粗硬的大**,从后面插入儿媳妇紧窄的嫩穴。

????公爹在身后那有力的插入之后,任洁雪又舒服地淫叫了起来:“你怎么这么会操儿媳妇…花样这么多…儿媳妇结婚这么多年…从来没这么舒服过!你比你儿子强多了。以后媳妇天天让你操…用力…啊。”

????孙大中双手用力揉捏儿媳的大**,挺动**快速**。直操得任洁雪淫叫不断,小房内充满了肉与肉的撞击声、**抽动声、儿媳的淫荡呻吟声。

????任洁雪再次被公爹操得欲仙欲死,只知道耸动着肥美的白屁股向后迎合公爹大**的**:“公爹…你真能干…媳妇又要来了…啊……大**真好啊…”

????这一次,孙大中支持了很久,又换了几个方式,变换着操干着儿媳,迟迟不肯下马,他觉得自己开始恢復年青时候的本事了。但儿媳已让他弄得披头散发,不成人样了,下面那**有些红肿,流出来的水湿了一片,声音也嘶哑了,像死了一样的哼着。

????对任洁雪而言,这是她人生中的第一次,从结婚时候起,这么多年了一直就是她缠得自己的男人,可是经常他不敢接招,今天让一个男人打败还是头一回,而且是一个快六十的老东西,而且,是她公爹!

????等孙大中再次将jīng液喷撒在儿媳的**深处,趴在儿媳的肚子上两人就这样无力地躺了好长时间,心情才慢慢平静下来,觉得身上有了点力气,从儿媳身上爬下来的时候,任洁雪已经差不多要昏死过去了,累得趴在床上不能动弹,当看到身边的儿媳睡着了时,他兴奋得仍然睡不着觉,侧身看着累得趴在床上的她时,觉得舒服极了。

????他想:任洁雪她的**这么强啊,看来只有我能满足她了,她一定还会来吧,这样自己不用再找个老伴了,也能解决身体的需要了,这样的儿媳真好啊!

????任洁雪慢慢地醒了过来,仍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酸软,当看到身边的公公还在侧身盯看着自己时,脸上微微地有些发红,但她第一次在公公身上得到这种让人飞上天的滋味,真是满足极了。

????任洁雪望着公公说:“你真是太厉害了,让我太舒服了……我几乎要死了……”

????从此公媳之间比寻常夫妻还要亲密了,这条游船也成了公媳幽会和通姦的最佳场所了。

????(全文完)